您現在的位置 保險頻道->最新資訊

承擔風險博高收益還是下調收益預期?

2016年05月31日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低利率環境、高波動性及優質資產稀缺的多重壓力下,九位保險資管人坦言,今年,保險資產配置或通過承擔利率波動等市場風險博高收益,或下調收益預期,但由于保險資金負債成本并未隨市場利率下行而降低,導致面臨負債成本剛性和資產收益下行的雙向擠壓,保險資產負債管理難度正在加大。

  坐擁12萬億元資產規模,“深藏功與名”的保險資金正越發受到外界矚目。

  日前,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隨中國保險資產管理業協會先后對人保集團投資金融管理部總經理盛今,復星保德信副總裁兼資產管理總監趙鷹,安盛天平首席投資官章俊,東吳人壽總裁徐建平,工銀安盛首席投資官郭晉魯,交銀康聯投資總監兼資產管理中心總經理汪朝漢,太保資產副總經理余榮權,中意資產副總經理張光,陽光資產總經理助理、投資總監馬翔等9位保險資管人士進行了走訪,力圖準確、全面、深入地描摹出保險資金運用圖譜。

  低利率環境、高波動性及優質資產稀缺的多重壓力下,前述九位保險資管人坦言,今年,保險資產配置或通過承擔利率波動等市場風險博高收益,或下調收益預期,但由于保險資金負債成本并未隨市場利率下行而降低,導致面臨負債成本剛性和資產收益下行的雙向擠壓,保險資產負債管理難度正在加大。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保險資金束手無策。上述保險資管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作為保險資產主要配置方向的固定收益類資產,其資金運用余額比例不會產生太大變化,但需要關注利率品種收益率階段性上行壓力及信用風險。與此同時,保險資管將強化分散化、多元化資產配置策略,及長期投資理念,加大對非標、股權、海外、實物等資產品種的配置力度,實現風險分散和獲取超額收益的目的。

  對于保險資金的下一步,有前述保險資管人士建議,應該發揮保險資金長期、穩定的特性,從融資和投資兩端對接客戶需求,主動融入大資管時代及大資管戰略。

  掃雷債市“黑天鵝”

  固定收益類資產始終是保險資金的最愛,包括銀行定期存款、協議存款、國債、金融債、企業債、可轉換債券、債券型基金等在內的固定收益類資產,雖然收益不高但比較穩定,風險也相對較低,與保險資金的負債特性、風險偏好等不謀而合。

  然而,在利率債收益率階段性上行和信用債風險頻發的背景下,保險資金是否會調整策略?對此,章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由于保險資金負債特性并無大的變化,因此保險資產在固定收益類資產的配置比例上不會有大幅調整,但為了控制信用風險和價格風險,自然會選擇更高信用評級和更短久期的產品。”

  事實上,這一點從保險資金的具體配置策略上即可窺一二。余榮權表示,“在一季度和半年時間內,太保資產相對看好高信用等級債券,如國債、金融債,鐵道債,AAA企業債、公司債、中票等。”

  “交銀康聯固定收益類資產的主要配置方向,一是短期融資券,其票息具有一定優勢,期限較短,信用風險相對可控;二是政策性金融債,其信用風險較低,流動性較好,便于把握收益率波動機會;三是可轉債(愛基,凈值,資訊),其具有一定的債底保護,風險相對可控,可以把握權益市場的波段性機會。當然,部分地方基建以及煤炭、鋼鐵等傳統行業項目的信用風險大幅上升,這對風險管控能力提出了一定要求。”汪朝漢對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如是說。

  整體而言,郭晉魯認為,當前,利率債的收益率已經達到新低,但在償二代下,壽險公司對利率債特別是超長期國債依然具有穩定的配置需求;信用債配置應該嚴控信用風險,策略上應以配置高等級債為主。不過,雖然央企或地方重點國企、平臺發行的高級債較多,但并不是都可以投資,工銀安盛比較傾向于手中有供水、供電、供熱、煤氣、高速公路收費權的國有發行人。

  需要強調的是,“對于信用債風險,保險資金應該加強投資備選池管理,盡可能回避信用風險高發的地域或行業;更加審慎地進行內部信用評估和投后管理;進行分散化投資,有效控制單一信用品種的投資規模。”馬翔對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補充到。

  誰是投資新風口?

  在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采訪過程中,“非標資產”的出鏡頻率頗高。所謂非標資產,相對于上市交易的股票和債券,包括債權計劃、股權計劃、信托、信貨資產ABS、項目支持計劃、銀行理財等非上市交易的債權或股權投資工具。

  對于看好非標資產的原因,郭晉魯解釋稱,“非標資產相對于標準化的傳統金融資產,具有流動性溢價帶來的超額收益。保險資金大力投資非標資產,可以發揮保險資金長期穩定、對資產流動性要求不高的優勢,在不降低資產信用質量的情況下,通過債權計劃、股權計劃、信托等流動性較低的資產,獲取穩定的超額投資收益。”

  趙鷹也認為,非標資產可能會成為保險資金的投資重點。“未來,中國將大力推行供給側改革,‘三去一降一補’(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在這一過程中,眾多企業都會有資產證券化的需求。不過,在選擇非標資產過程中,保險資金需要看清風險,非標資產在信息披露上,畢竟不如標準化產品規范和穩定,所以自然有一些風險隱匿其中,而且非標資產的本質是將風險轉移給第三方投資者,因此第三方投資者能否承受這類風險也很重要。”

  此外,股權投資或是保險資金未來運用的一個嘗試方向。郭晉魯的觀點具有一定代表性,“以高科技產業、高端服務業等為代表的新經濟(愛基,凈值,資訊)是未來我國經濟發展的新動能,但由于這些企業輕資產,高風險,缺乏傳統的抵質押能力,無法滿足銀行的融資條件,可能也無法通過股票市場融資,通過多層次資本市場尤其是股權融資來直接對接企業融資需求是必然的。未來幾年將是股權投資的黃金發展期,因此有必要加大保險資金投資股權的比重”。

  不過,余榮權對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強調,“目前,制約股權投資的主要問題還是市場化人才不足,直接投資主要是委托人自己在做,資產公司參與較少。保險公司對股權產品性質上偏向于明股實債的項目,主要定位于資產管理,根據市場需求設計產品。”

  布局衣食住行用

  萬變不離其宗。保險資金通過對上下游產業鏈的布局,覆蓋衣食住行用等領域,實現投資、主業雙輪共贏。

  例如,徐建平對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表示,“由于保險與健康、養老產業具有天然的融合偏好,東吳人壽正在考慮在健康、養老產業進行戰略布局,從保險到服務到投資再到產業,延伸價值鏈,發揮協同效應,構建生態、閉環和平臺。”

  其實,“保險資金等運用無外乎生產、生活、生態。生產,包括工業4.0,制造業2025等;生活,即消費升級,包括健康、養老服務業等,相信這在未來會成為最大的產業之一;生態,側重美麗中國、環保等領域。在這三個領域,東吳人壽將篩選并投資成長型的新興創新產業。”

  除具有發展潛力的新興產業(愛基,凈值,資訊)外,“人保資產更關注涉及民生、不可或缺的產業,包括大消費、醫藥等。這些領域的優質公司具有穩定的現金流,隨著人們生活水平提升,需求會越來越旺盛,投資這些產業和公司可以服務保險主業,實現投資、主業雙輪共贏。”盛今對21世紀經濟報道最保險記者道出了自己的理解。

  對此,郭晉魯亦表示,“未來,保險資金運用的戰略性機會包括,一是符合產業和消費升級方向的醫療保健、旅游消費、養老健康消費、住房和汽車等現代服務業,以及協同主業的互聯網金融、電動汽車、金融租賃等行業;二是與國企改革、走出去戰略、國家級新區、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等區域發展平臺等國家重大戰略有關的機會;三是與新型城鎮化建設、民生保障提速有關的投資機會,包括智慧城市、新能源、環保、新型城鎮化、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等;四是與補齊基礎設施短板相關,尤其是水電氣路、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新能源汽車基礎設施、城市地下管網、城際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生態保護和環境治理等建設;五是與新動能相關的高端裝備、智能制造、綠色制造等戰略性新興產業及現代服務業、新型工業化、農業現代化相關的投資機會。”

广东快乐十分鈡